国家发改委能源所副所长王仲颖:建立完全竞争的电力市场 让可再生能源风电、光电成为电力系统的脊梁         ★★★
国家发改委能源所副所长王仲颖:建立完全竞争的电力市场 让可再生能源风电、光电成为电力系统的脊梁
[ 作者:转载    转贴自:电力头条APP    点击数:59    更新时间:2017-10-13    文章录入:信息专员 ]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2017年9月15日,由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可再生能源发电并网专委会主办的第一届可再生能源并网技术与政策论坛在北京隆重召开,会议以“新能源与电网协调发展”为主题,围绕战略与规划、政策与机制、并网和消纳、储能及应用等议题,探讨可再生能源快速发展中的热点问题与对策,促进我国可再生能源事业快速发展。本届论坛邀请国家能源局等政府部门领导、能源电力领域院士和资深专家就再生能源发展战略、规划、政策、技术等问题发表主旨演讲。北极星电力网全程直播本届论坛。

国家发改委能源所副所长王仲颖

 以下为电力头条APP为您带来的致辞实录:

 尊敬的各位专家、各位朋友,中午好。我给各位朋友汇报的这个题目是能源经济环境协调发展,可再生能源推动能源革命路线图。我从发展理念的角度来谈一谈可再生能源的发展。

 我一直在用这张图,就是我们现在为什么要发展可再生能源,左下角1850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首当其冲的就是说最显眼的是英国大不列颠帝国,最早进入工业化,实现工业化国家大英帝国。当时主要是依靠煤碳来实现的。到2011年,世界第一位二氧化碳排放量已经让我们中国占领,为什么?改革开放以来实际上我们的经济发展能够到今天,也是因为煤碳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不仅对经济的发展做出了贡献,实际上对我们生态环境,也起到了一个非常巨大的作用。

 时间关系我就不再介绍了,煤电厂分布和PM2.5的分布,我就不再细说了。重点说的是制约经济发展,主要矛盾与次要矛盾已经发生了转换。从改革开放初期,改革开放38年到今年38年,改革开放初期,我们的一次能源消费总量非常低,记得应该是1990年才5.7亿吨。到今天,已经是43.6亿吨,到去年年底,43.6亿吨。那么改革开放初期经济的增长,当时一个主要矛盾,谁能把能源给供给,能够保障能源的供给,那谁就是功臣,所以那个时候主要矛盾是经济快速增长与能源供给不足的矛盾。所以今天习总书记提出了五大发展理念,生态优先,实际上这时候的这个矛盾已经转化了,就是经济发展制约经济发展这个,就是已经由能源供给不足,转化为高碳的能源结构,是我们现在一个主要矛盾,必须要解决的一个问题。

《巴黎协定》生效以后,我们是积极的主张服从也好,或者是我们要跟从也好,英文翻译过来以后,因为巴黎协定并不是一个强制性的,但是我们要尊重这个《巴黎协定》,因为我们是积极倡导的这个《巴黎协定》。它意味着什么呢?《巴黎协定》生效以后,对我们国家来说,首先就要深度减排二氧化碳,这是一个。第二各国都有自主排放的清单,有一个目标,那时候所定的自主排放的目标已经满足不了《巴黎协定》。对中国已经不是简单的减少煤碳的消费,就像我们说能源革命替代煤碳,要把煤碳替掉了。要改变煤碳在中国的这个改革开放38年历程当中,为经济的发展做出巨大贡献,还要长期的依赖煤碳为主的观念我们要彻底转变。

 最后一个要快速的进行能源转型,也是说能源革命。再简单的看一下,就是说国际市场能源趋势,实际上杜院士的讲话,全球的能源趋势,低碳清洁可再生能源将来成为主导的能源。我们现在看国际上到底发达国家在做什么,他们是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矛盾期。我们在讲经济发展和能源的这种关系,我这里列举了几个国家的,OECD一个平均的GDP增长,OECD成员国平均的GDP增长一次能源消费关系。德国、丹麦、日本、英国,他们的关系,从上个世纪1986年到2015年,大家可以发现,一个发达国家他这么一个趋势,GDP增长已经与能源的增长一次能源的增长,已经脱钩了。

 所以我的个人观点,未来能源市场,比如说我们在讲能源安全,你要说我们现在的石油进口已经到今年年底66%左右,如果加上石脑油,其他的这些化工产品,可能要依赖程度达到70%。所以,国际市场的化石能源的价格,特别是石油价格,不会再像以前一样。那么个人认为,化石能源市场应该比较稳定,石油能维持在每桶50美元。

 从另一个角度也证实了,发达国家也在开始走能源低碳绿色发展道路,也在逐步抛弃化石能源。

 再回到我们今天这个,首先,可再生能源怎么推动能源革命,有一个基本的约束条件,或者说边界条件,那么就是实际上也是以“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作为一个指导,我有一个三线思维逻辑,经济发展底线。经济发展,我刚才说了,西方国家发达国家,OECD国家跟能源增长已经解套,但是我们国家不同。按现在的人均能源消费量来看,我们是第二大经济体,到去年年底人均消费能量应该是3.2吨标准煤,世界平均水平是2.8吨标准煤。美国是多少呢?我们比不了,8吨。但是日本是可以说是这世界上他的这个技术,他的质量,就是说他的这个能源效率可以说是最高的一个国家,那么他的人均能源消费量是多少呢,5.1吨标准煤。那么换句话说如果我们真是要实现人均三万美元以上,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按现有的能源结构,至少要再增加20到30亿吨标准煤的这么一个能源量,才能支撑人均三万美元,这么一个能源消费量。

 如果这个能源结构不变,甚至说我们做一个小的调整,而不是颠覆性的,结构的变化的话,那么能源活动引起的生态环境问题会进一步恶化。这里就有一个生态环境的,2050年的一个上线也就是说红线,我们也要设定一个。我们要把到2050年各种因能源活动引起的污染物的排放水平要降到1980年的期间水平。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方法学。我们有三个模型,通过这三个模型,在这种条件下,怎么才能解决能源经济环境协调发展问题。唯一一条路,目前我可以做技术经济分析,我有可靠参数。我所有能够考虑的就是现在技术经济可行的这种参数,还有资源的限制,就是我到底能做多少,那么目前唯一能够看得清楚一条路,就是绿色低碳电力。

 其他的关于并网的一些问题,一个是可再生能源到2050年一定要达到60%以上,在一次能源的比重。电力是为主的,电力替代里面,可再生能源达到86%。风电和太阳能将成为未来电力供应的主力,其他我不再说了。根据这个结论,针对目前的弃风弃光,这个到底是电网的问题,到底是技术问题,还是体制的问题,壁垒是目前弃风弃光最大的一个障碍。案例一,煤电是相对过剩,我们的目的是减煤,少用煤,多发展风、光、电,措施是什么,实际上就是激活电力市场。那么这个例子举的西北弃风弃光五省,西北五省的例子,你要甘肃省自己去平衡这个电量永远他就是弃风弃光的,不可能的。

 再一个案例京津冀+内蒙,内蒙去平衡也是一样的,但是京津冀+内蒙,比如说2020年前如果把火电的利用小时数从现在4000多压到3000多,风电装机数可以增加到2亿千瓦。2030年如果这个火电运行小时数,就是煤电压到2200小时,跟临近的中部地区河南,就是说河南是一个煤电装机大省,差不多6000万。如果能压到3000多小时,这个区域风电装机可以增加到3.2亿千瓦,我们做了一个仿真分析,这是一个。

  对未来我们也做了友好型电网,你的电网生产出来之后,布局出来,风电和光电得送出去,你得送出去。那么我们对这个电网的一个构想也输入到模型里面,2020年是怎么样的,2030年怎么样的,2050年。我最后想说的就是什么是友好型电网。适应友好,经济友好,绿色友好,还有三句话,一是要建立完全竞争的电力市场,第二要打破各种利益壁垒,煤电运行到2000小时以内,那激活电力市场给煤电调峰价格,美国调峰电价可以是5到10倍,不可能运行1500小时。建立完全竞争的电力市场,打破各种利益壁垒,实现省内、区域内乃至全国的平衡,只有这样才能让可再生能源风电、光电成为电力系统的脊梁,谢谢大家。

原标题:国家发改委能源所副所长王仲颖:建立完全竞争的电力市场 让可再生能源风电、光电成为电力系统的脊梁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下一篇文章: 国家电网公司国调中心副总工裴哲义:风电光矛盾突出 新能源跨区交易探索与实践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天气预报


版权所有 @ 2017-2020 新疆风能有限责任公司 新ICP备11001989号   
公司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北京南路358号大成国际21层
邮箱:info@xjwind.com  邮政编码:830000电话:0991—5888900 传真:0991—5888922
网站服务电话:0991-5888900-6011  服务QQ:有事联系Q我!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524号